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ecjjw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老中医论仲景组方规律  

2018-09-21 08:50:35|  分类: 中医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高山予鹰《老中医论仲景组方规律》
经过几十年对仲景方的运用和研究,发现仲景组方配伍有一定的研究,尝谓:同样几个药物,配伍或组方得当,临床可收卓效,反之,治疗失败者屡见不鲜。又云:《伤寒》、《金匮》两书,方剂近 300 首,看起来似有浩繁之感,但细加推究,仲景的每一方剂组成,每一药物配伍,都有其严格的原则和规律,而且病药合拍,丝丝入扣。现分七个类型述之于下:
1.制短扬长
《金匮》栝蒌薤白半夏汤,为治胸痹不得卧、心痛彻背者之良剂,其组方配伍之妙,堪为后世法。心,体阴而用阳,居于胸中;胸为清阳之腑,不为阴邪所干;痰为阴邪,今痰湿踞于胸中,必然干扰心阳,阻塞心脉,因而胸痹不得卧,心痛彻背。胸中阴邪既盛,其治疗何以用寒润之栝蒌,且以之为君?仲景组方配伍之妙,即在于此。栝蒌性虽寒润,但其涤除胸膈痰湿之效,却非它药可比,而且臣使之药均为辛温苦燥:薤白辛通,散滞逐寒;半夏苦温,燥湿祛痰:白酒辛热通阳,可助薤夏之力,三药相合,又有监制栝萎性寒之功。辛热与寒润呈三与一之比,量亦如是。因此,其助阴伤阳可以无虞矣。四药相伍,除痰湿而通心胸之阳,临床施用,能收桴鼓之效
。就括蒌而言,其组方配伍可谓制其短而扬其长。
2.相互为用
《伤寒论》麻杏石甘汤,治邪不外解,入里化热,壅肺而喘。岳老谓:仲景麻、石配伍恰到好处,麻黄辛温,宣肺平喘;石膏辛寒,清泄肺热。两药之辛,可协同疏散表邪;麻之温可制膏之寒,防其过于清泄,而膏之寒可制麻之温,防其过于宣散。因汗出表邪已疏,无须再汗,故麻黄不与桂枝伍,否则过汗伤阳。寒邪入里化热,虽有小汗而表邪未清,故麻黄不与芩、连伍,以其寒苦则降,而且臣使之药均为辛温苦燥:薤白辛通,散滞逐寒;半夏苦温,燥湿祛痰:白酒辛热通阳,可助薤夏之力,三药相合,又有监制栝萎性寒之功。辛热与寒润呈三与一之比,量亦如是。因此,其助阴伤阳可以无虞矣。四药相伍,除痰湿而通心胸之阳,临床施用,能收桴鼓之效
。就括蒌而言,其组方配伍可谓制其短而扬
3.动静结合
伤寒脉结代、心动悸,炙甘草汤主之。原方炙甘草、麦冬、大枣、生地、阿胶等,多属益阴之品,用量较重;而人参、生姜、桂枝、酒均为阳药,用量较轻。实则一组阴药,益阴补血;一组阳药,益气通阳。而仲景则别有一番心意在其间:阴药多静,阳药多动,阴药需要阳药的推动才能充分发挥其滋养作用。脉结代、心动悸,是津血虚衰、真气不足之所致,故用大队阴药以益津血,又以一定比例的阳药转输而敷布之。足见仲景动静结合、阴阳相伍的组方原则。
4.药变则性变
仲景方剂,更换一味药,其治疗的疾病可迥然不同,如麻杏石甘汤、麻杏苡甘汤、麻黄汤三方。麻杏石甘汤为治疗汗出而喘之良方已如上述,若石膏易苡仁,则治风寒湿痹;石膏易桂枝,为治伤寒无汗之重证。一药变,全方作用随之亦变,仲景用心可谓良苦。又桂枝汤本为治太阳中风,有调和营卫、解肌发汗之功,加大黄则可治疗腹满大实痛的阳明证;若漏汗不止,损伤阳气,用桂枝加附子汤主之,重在温经扶阳;若加葛根,治疗太阳病项背强几几证;若倍芍药量,加饴糖,则转而为缓中补虚,治腹中急痛之剂。再小柴胡汤本为治疗邪在半表半里的和解之剂,若加芒硝一味,则治少阳兼阳明腑实之证。桂枝去芍药汤为治疗误下后,邪陷胸中,脉促胸满之证,仅去一味芍药,则改变了桂枝汤的调和营卫、解肌发汗的性质。仲景立方遣药可称之为驾轻就熟。
5.大病宜大药
为医者,要治大病起沉痾,总要研究仲景对大药的配伍应用规律。如附子为纯阳大热之药,能壮少火,散内外之寒,固生气之原。附子与大黄伍,《金匮》大黄附子汤治阴寒内聚实证。虽有阳郁之热,但非附子、细辛纯阳大热之品则寒不能散;非迅疾善走之大黄,其结不能消。前人曰:大黄苦寒,走而不守,得附子、细辛之大热,则寒性散而走泄之性存是也。大黄之寒,必有附子、细辛之制,方能除其助阴之弊;附子、细辛必籍大黄之疾走,方能驱散寒凝阴结。又如麻黄附子细辛汤治少阴病反发热脉沉之证,附子得麻黄,元阳固而表邪解;麻黄得附子,则寒邪散而阳气复。再如,发汗太过,漏汗不止,是阳亡于外,急当救阳,宜桂枝加附子汤,此附子与桂枝配伍,汗止阳回,救阳生阴。真武汤治少阴水气为患,附、术为伍,附子之辛热,壮肾之元阳,则水有主;白朮之苦燥,健中州之脾土,则水有制。干姜附子汤治误汗下之昼日烦躁不得眼,夜而安静,脉沉微之阳亡证,用姜、附相伍,以壮阳配阴,挽救将脱之元阳。岳老谓:仲景姜附多与甘草配,如中寒阳微不能外达之四逆汤、中外俱寒阳气虚甚之附子汤、阴盛于内格阳于外之通脉四逆汤等证皆是。又云;四逆辈均为治病之大药,为医者,不可因其性猛而置之不用。若亡阳四逆之证见,便可大胆投之,无须多顾忌,纵然尚有残留余热,不妨略加反佐,因一旦阳虚证见,则有急转直下之可能,故回阳救逆刻不容缓。应用回阳剂后,时有口干,小剂生脉,即可化为乌有。若阳复大过,数剂清凉就可收功。
6.格阳者反佐
仲景对药物的反佐使用,恰到好处。如通脉四逆加猪胆汁和白通加猪胆汁汤,治疗阴盛格阳证,为防寒病与热药相拒,故两方均加苦寒的猪胆汁以为反佐。岳老谓:苦寒的药味很多,芩、连、栀、柏等都是,为何不用为反佐?芩、连、栀、柏苦寒性燥,而猪胆汁虽有苦寒之性,但能益阴润燥,使热药与寒病相合,而无阴阳格拒之患。
7.因病用量
古有中医不传之秘在剂量,仲景组方配伍时,尤注重剂量变化应用。如龙骨、牡蛎相伍,在《伤寒》《金匮》中极为常用,但其用量不同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治热乘于心,心神不宁,因而胸满烦惊者,龙骨、牡蛎各两半以镇固之:火气内迫,心阳内伤之烦躁,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,故龙骨、牡蛎各二两,以镇摄除烦;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治惊狂卧起不安之证,因较前证更进一筹,故取龙骨四两、牡蛎五两;桂枝龙骨牡蛎汤治失精梦交,旨在收敛浮阳,摄精固肾,用牡蛎、龙骨各三两。我认为:龙、牡剂量,用以镇惊除烦者,均大其量,如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、风引汤等均是;用以敛浮阳、摄肾精者,均小其量,如桂枝龙骨牡蛎汤。又谓:伤寒火逆下之,津液损伤,不可用养阴增液之品治疗,以其表里阴阳之气俱已乖逆,若用阴柔之药,必致郁滞不和,反生它变。故配用不同剂量之龙、牡,先收散乱之阳,调和而镇摄之,气和则津液自生,惟仲景识此,非常见所能及也。
以上仅举数例,以说明仲景组方之巧,未必道破真秘,临床若能掌握其规律,权衡在手,则自能提高疗效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